优德中文网站

生命至上!“120”不得因未付费拒绝救治急危重症患者

伤者患者情势危急,可有的急救中心却要求先交费才提供急救服务。

北京上海的院前医疗急救服务体系在国内走在前面。

在一些没呼叫过急救车的网友眼里,可能误以为120急救车是免费的,但实际上我国大部分救护车服务都是要收费的,各地收费标准不同。

苏州市的院前医疗急救用车,5公里内的收费标准为40元,超过5公里的收费价格为4元/公里(单程计费);院前危急重症抢救费每次90元。

救护车收费标准各地差别大

佛山市顺德拟建设120急救指挥中心。近日公布的2020顺德参与式预算网络评议文件显示,“区120急救指挥中心运行经费”共1800万元,主要用于购置急救指挥系统、车辆、支付人员薪酬及行政运行。

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救护车使用费为30元/次,公里收费(第四公里起)为7元/公里,等车费用为80元/小时,院前急救费为60元/次。

元宵节中午,他在家里吃着汤圆,甜在心里。他知道,他与爱人、女儿团圆的日子指日可待。

据澎湃新闻2018年底的一篇报道,上海院前急救一线从业人员约2800多名。“120”与上海全市多家三甲医院建立联动机制,探索将救护车上心电图等患者生命体征数据同步传输至医院,实现院前院内智能化衔接,精确把握黄金救治时间,为更多生命争分夺秒。

“这些医护人员在家里是孩子和母亲,是她们冒着被传染的危险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清醒后的高先生十分感谢这些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的英雄。

2020年申请经费1800万元,购置急救指挥系统、车辆、支付人员薪酬及行政运行;2021-2024年分四年,每年申请经费500万元,用于支付人员薪酬及行政运行。

高先生经历了气管插管等手术,一度没法说话。医护人员将他儿子鼓励父亲的话,通过视频等方式传递给他。“这给了我很大的精神支持。”他说。

目前顺德共有“120”成员医院17间,其中区属公立医院3家,镇(街道)公立医院10家,民营医院4家。顺德全年120急救救护电话超过40000宗,占全市1/3以上。顺德急需专门的管理机构和专门人员,每次警情要经“市—区—医院”3次信息转达,大大增加中转时间,极易延误急救时机,失去抢救机会。

赵克志先后来到北京基层公安所队和巡逻警务站、街面执勤岗,检查节日安保工作,向在一线执勤的公安民警、辅警致以亲切慰问和新春祝福。他要求,要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优良作风,全面加强社会治安防控,积极预防化解矛盾纠纷,有效防范管控各类风险隐患,扎实细致做好各项节日安保工作。要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全面加强防恐处突和应急值守工作,切实做好随时应对处置突发事件的准备。要大力加强春运安保和道路交通疏导,努力为人民群众节日期间生活出行等提供更好安全保障。要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坚持高等级勤务,加强联防联控,严格大型活动管理,全力配合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北京急救中心网站显示,120救护车使用费“按实际载客里程计价”,即以接到患者至目的地的实际行驶公里数为准,3公里以内50元,3公里以上每公里7元。如果患者及其家属因为自身原因,拒绝使用已经到达现场的救护车,需要缴纳50元救护车使用费。

36岁的康先生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首例新冠肺炎治愈出院患者。他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与接受隔离的爱人和女儿视频聊天,告诉她们自己平安到家。

从下面这个区政府的公告,可以从一定程度上看出急救中心运行成本。

“感觉像得了一次重感冒。”住院11天后他的身体指标恢复正常。目前,他出院后在隔离点观察,每天还会受到医护人员照料。“希望病友们不要太恐慌,一切都会好起来。”他说。

令人意外的是,对症治疗后,他的病情非但未缓解还有所加重,进入昏迷状态,于1月18日转入重症医学科。医院挑选了20多名身体素质好的骨干医护人员与新冠病毒展开正面“厮杀”。

据介绍,120急救指挥中心设置各类工作人员20人(设主任1名,副主任1名;行政和网络信息技术人员3名,接警员15名)。配备120急救指挥系统1套(包含硬件设备、软件系统、17家成员医院急救分站及视频监控子系统、47台救护车车载终端子系统和车载视频终端)费用1080万元,购买抢救监护型救护车1辆费用160万元,急救指挥车费用1辆60万元,支付工资福利360万元,购买商品及服务140万元。以后每年投入约500万元,用于120急救指挥信息系统运行维护费、人员薪酬待遇、办公费用等。

温州市的救护车费用标准为3公里内收10元,3公里以外每公里加收2元。院前急救费用标准为一般急救100元/人次、危重病人现场抢救院前急救150元/人次。

拿到化验结果的他有些担心、害怕,入院后,更是烦躁不安,胡思乱想。

“如果没有医护人员鼓励,我真的很难挺过来。”45岁的李先生是鸡西市新冠肺炎首例治愈出院患者,在火车上被对面乘客传染病毒后,他自己并不知情。

济南市急救救护用车等候收费每小时15元,30分钟内不收取等候费用。医护人员随车出诊费每次30元(包含入院挂号费和普通门诊诊查费)。

“信心支撑我渡过难关”

“感觉像得了一次重感冒”

急救中心运行成本有多高

69岁的牡丹江市民高先生从武汉返乡后,因发热、咳嗽、乏力,于1月13日前往牡丹江市第二人民医院就诊,后被隔离治疗。从此,他开始与“死神”赛跑。

但2014年,我国就已经明确提出,“急救中心(站)和急救网络医院不得因费用问题拒绝或者延误院前医疗急救服务”。

院前医务人员对危急重症患者进行“院前危急重症抢救”,每次40元,包含现场诊察、防护、途中护理和人员监护费用;现场实施的其他检查、治疗、检验等项目及药品、血液费用将按相关规定另收,每名患者只能计收一次抢救费。

出院后,他每天关注手机里全国疫情动态新闻,看到有些人恐慌,他想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人们:“新冠肺炎并不那么可怕,战胜它,既需要医护人员的努力,也需要自己的坚韧和信心。”

“在我最无助时,家人和医生的关怀给了我信心,支撑我渡过难关。”黑龙江省首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高先生说。

到2020年,上海的急救分站预计将超过170个。上海市卫生健康委表示,力争通过2019-2020年努力,让上海院前急救实现“全国服务量最大、服务半径最短、反应时间最快”,有效保障这座特大型国际城市的安全运行。

“我现在感觉挺好的,老伴给我做了不少好吃的,体力正在恢复。”出院后的他身体一天比一天硬朗。他想告诉病友,战胜疾病一定要对自己和医生有信心。(记者李建平、王建威、闫睿、马晓成)

卢彦介绍,今年1月—10月,全市新增运行急救工作站42个,新增运行救护车35辆,平均急救反应时间约16分钟,同比缩短3.1分钟。

今年11月,据北京日报报道,北京市副市长卢彦介绍,计划用3年时间,将院前医疗急救呼叫号码统一为“120”,实行全市统一指挥调度,逐步实现一个急救号码面向社会提供服务。同时,将实现平均急救反应时间小于12分钟,急救呼叫满足率大于95%,服务满意率大于98%的目标。

据新华社消息,12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规定,国家建立健全院前急救体系,为急危重症患者提供及时、规范、有效的急救服务。急救中心(站)不得以未付费为由拒绝或者拖延为急危重症患者提供急救服务。

“照顾我的护士整天穿着闷热的防护服,额头渗着汗珠,还总是鼓励我。”他说。

“请相信我们,更要相信自己。”“你抵抗力强,恢复得快。”医护人员当起了“心理医生”,努力解开他的“心结”。

为了建设120急救指挥中心,顺德区曾赴深圳等地调研。根据其调研结果,深圳市财政对全市院前急救服务实行财政采购服务,120网络医院的急救出车服务由市财政补助600元/次,2017年共补助1.2亿元。

这次通过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将这个问题写入了法律。网友表示,这项法律规定“让人感觉到了社会的温度”。

上海也提出了要实现“急救平均反应时间≤12分钟”的目标,不过时间上比北京短,力争最晚在2020年就达到这一目标。

有的城市急救车按往返合计计算。山东济南市医疗保障局网站显示,急救救护用车收费:用车基础价格10元,行驶里程按照往返合计计算:每公里3元。

大年初一回家后,他开始低烧,吃药后体温恢复正常。当时媒体已经播报疫情信息,他不相信病毒会降临到自己头上,直到3天后有关工作人员根据乘车记录找到家里。

12分钟!北京上海的共同目标

“刻骨铭心,温暖无比。”康先生难忘自己在医院的日子。住院期间,他想了很多事,也曾沮丧、抱怨,但一想到家人,一看到为自己辛勤治疗的医护人员,他又坚定了战胜病毒的信心。

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居民李先生住院的十多天“仿佛度过十年”。

大约9年前,国内曾发生过“120急救车被指先要钱后救人”的新闻。